广告是在劫贫济富吗?

最近看到了一片文章,是在讲一些关于广告的讨论。在最开始抛出了这样几个观点,首先,羊毛出在羊身上,广告的费用最终依然是消费者进行买单,因此广告给消费者带来了更高的成本;其次,广告代言的明星几个动作便拿走大把的广告费,而他们本身已经那么有钱,而这笔费用还是像前面所说是由消费者买单的,故而广告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劫贫济富的行为。

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故事的反转是北大经济学教授薛兆丰提出的,他的大概意思是,广告并没有为消费者提高成本,相反的,做的好的广告是降低了用户的购买成本。为什么这么说?他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假设一家制造型企业生产的产品现在每年能够销售一万件,活的还不错,而现在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把每年的销售量上升到一千万件,你把价格降一降可不可以呢?当做这样一个问题转化的时候我想任何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用脚指头想也一定是愿意的。即便是楼下超市买雪糕,一次买十只大多数超市老板还会送一只给你。

是的,生产的规模化效应会带来从原材料供应到生产运输等各个环节综合成本的急剧下降,那么单个产品的售价自然便能够降低,而使消费者得到实惠。

那么实现这一效果的办法最成熟可靠的方案,自然便是广告了。

当然,有些人会说,广告做好了,实现这个效果,消费者得到实惠固然是好事儿,但如果广告做毁了没有提高销量呢?消费者不还是为这广告买单了吗?那不妨站在广告住的角度想一想,广告已经做毁了,没有对销量产生正面影响,然后为了弥补亏损,果断提价。似乎这类人确实没有做广告的必要了,因为实在无法想象他们能活到需要做广告的时候。

最后的文眼很有意思,大概是说,任何没有产生直接价值的中间环节只要存在,就一定产生了某种价值。


文章的事说完了,再聊聊我自己的感受。

一个好的观点一定是有事实佐证的

即便观点的提出者只是举了一个模糊的例子,也一定能看到在现实中的对应。液晶面板不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吗,从最早因为成本过高只能在实验室,飞机,军用等几个特定领域才能够应用的产品到现在家家户户甚至人手一台。当然技术发展和工艺提升同样有很大的作用,但是如果没有大众认知和市场爆炸带来的需求上升,那么任谁也无法做到现在的水准。

一个好的观点是可以夸领域进行交叉验证的

世界运行的规律总是出奇的相似。只要存在就一定有他存在的道理,这是耳熟能详的老话了。而其真正的价值和指导意义是在于定义了一个重要的方法论:对事物的本源进行思考而非通过表象去做价值与是非的判断。

这是多么重要又何其困难的一件事啊。

砸日本车消费者就不敢买日本车,就打击了日本经济,就是爱国了。看似逻辑自洽的表象,殊不知全球分工协作下哪还有什么纯粹的日货国货之分,日本的品牌在中国建厂养活了多少中国的产业工人这个账该怎么算?又有多少反日情绪高涨的青年去追捧特斯拉,但为什么没听说过有人把特斯拉车里的松下电池拿出来砸掉呢?国家形象方面的大词儿也就不用多说了。

所谓读书无用论,讲述了无数学校里学到的东西是怎么用不上,最终还给了老师,发现读书真的没用。而这些所谓无用的东西真的那么没用吗?格拉德威尔提出的一万小时定律说,只要在一个领域坚持一万小时的学习和训练就能够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有些人一算账,一天八小时,一万小时三四年就下去了,于是也就失去了去新领域尝试的动力。而另一部分人确受一万小时定律的启发提出了一千小时定律,因为好的教育和经验往往会让人变的过度合格。在称得上一个领域专家的同时,又对多个领域有所涉猎,而这些涉猎往往会相当于将近9000个小时的基础练习,所以在面对新事物和新领域时只要花1000小时去接受那些最新,需要实际使用的知识便可以成为专家。而1000小时是个什么概念?一天八小时,三四个月而已。此时反观能够做到这种快速转型的人,至少我没有遇到一个是只跟有用死磕,心无旁骛的。

聊聊具体点的例子,当我们面对招聘产品经理时,是不是要加上行业限制去招一个特定行业的产品经理呢?首先满足一个合格产品经理的能力,有任何行业的业务经验,那么到我们特定的行业时,底层技能和逻辑都是通用的,区别仅在于我们行业的特定需求,那么一个合格的产品经理到特定领域的产品经理需要的时间和成本就比较低。而直接定义就招有这种行业经验的,那么选择面与成本自然也就不再一个量级上,搞得自己事倍功半。

至于我自己,从完全不懂Lua这门计算机语言到能够应用他写出基本的工具,也无非只花了2个小时,毕竟编程思想、接口文档都是想通的,学学语法也就是了。注入此类的例子更是举不胜举了,也就想起了一句老话,融会贯通,一通百通。又想起了张无忌看着乾坤大挪移心法时那句无比装x的话,我有九阳神功护体,学什么都快。

薛兆丰教授所说的观点是引发这次思考的起点,而这次思考的的重点最终却落在了价值判断和是非判断上。那就是学会不要通过事物的表象去做价值和是非判断,因为这通常会得到武断、偏颇甚至与事实相去甚远的结果。一句没用,一句脑残固然说来容易,而话一出口,也就失去了对其本源进行思考的可能,让自己对其彻底的封闭了。在保持自我开放的同时走在通过本源思考找到的道路上,就算是一种自我修行了吧,正所谓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以上。